首页 文化流行赚钱秘籍教学视频资源下载技术教程文学励志程序资源短片小说男人【需求留言板】 登陆注册
情感小说

隔墙姐妹

  大月和小月是同父异母的姊妹,姐姐大月住东院,妹妹小月自然就住西院了,两院之间仅隔着一道矮矮的院墙。

  妹妹小月靠给人浆洗衣服过活。大月的丈夫金凯原来是个的哥,长得很健壮。有一天,他在把小月洗好的衣服给客户送去的路上,不慎出了车祸,把一辆摩托车撞翻了,自己也伤得不轻,左腿瘸了,而且瘸得很厉害,他的出租车也报废了。被他撞的那人更惨,右腿被截肢了!没想到,那人竟然是大月的高中同学,因此,大月只出了一部分医疗费。

  隔墙姐妹后来,大月却把小月赖上了,说金凯就是因为帮小月才瘸的,以后不能开出租车了,她让小月给她十万元钱。

  小月对大月说:“姐,俺给人家洗衣服,一年才挣三四千块,到哪儿弄那么多钱给你啊!”

  大月冷着脸说:“要是你拿不出十万元钱来,你就得养着你这个瘸腿姐夫,供着他吃穿,谁让你叫他为客户送衣服?”

  小月一听,气得眼泪流了下来,一赌气,就说:“行,俺照顾俺姐夫!”

  这天晚上,小月正在院子里洗衣服,洗累了,站起身来捶捶腰,忽然发现金凯被大月搬上了墙头,小月赶忙把金凯从墙头上搀扶下来。

  晚上,小月为金凯做了两碗手擀面。金凯吃了面,就挽起裤腿和衣袖,坐在大铁盆旁边帮小月洗衣服。

  小月见金凯洗得那么认真,那么用力,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暖意,她觉得姐夫是个好男人,自己要是能嫁给这样的男人,也就心满意足了。

  大月似乎猜透了小月的心事,隔着墙头对小月说:“小月妹妹,俺怎么看着你对他比俺对他都好啊?是不是爱上他了?”小月听了,脸上飞上了一片红云。

  这天,金凯又被大月送过墙来,小月发现金凯的胳膊和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忙问:“姐夫,你这腿和手是怎么回事呀?”

  金凯支支吾吾地说,自从他的腿瘸了,大月就嫌弃他了,看他哪儿都不顺眼,成天找碴儿跟他吵架。两个人吵得急了,大月就在他身上又是扭又是掐的……说到这里,金凯红着眼圈说:“其实你姐姐对俺挺好的,打是亲骂是爱嘛!唉,她肯定还没吃饭呢,小月妹妹,你的面条还有吗?能不能送一碗给你姐?”

  小月听了,赶紧又下了一大碗面条,端着面走到墙边,隔着墙头大声喊道:“姐,你出来一下!”

  大月从堂屋里匆匆忙忙地跑出来,慌张地问:“怎么了?你姐夫出什么事了?”

  小月笑着说:“看把你吓的!是俺姐夫让俺给你送一碗面条哩!”说着,就把碗递过了墙头,大月把碗接了,把嘴一撇:“他净替俺瞎操心!”又说,“俺把他送到你家里去,会不会有去无回啊?”

  小月又羞又恼地说:“姐,你说什么呢!”

  吃过晚饭,小月搀扶着金凯走到院墙根底下,大月早就在墙那边等着了,小月费力地把金凯推上墙头,大月在墙那边背对着墙,金凯就趴在大月的背上。大月扯着金凯的两只手,小心翼翼地把金凯背下墙头。

  每天,金凯就这样被大月和小月姊妹俩推过来推过去。推的时间长了,裤子都被墙头磨破了,还经常弄得浑身是土,脏兮兮的,小月隔三差五就要给他洗一次衣服。

  这天,大月和小月站在墙两边说话,说着说着,就扯到金凯身上了。小月对大月说:“姐,你说俺姐夫这样爬来爬去的,太不方便了,咱是不是让俺姐夫从门走啊?”

  大月瞪了小月一眼:“那可不行,街上人来人往的,让街坊邻居看见,会怎么想?还寻思着咱姊妹俩合用一个男人哩!”

  小月的脸霎时红了,嗫嚅着道:“可也是啊!”寻思了一会儿又说,“姐,你看这样好不好?每天三顿饭,俺做好了就递给你,这样,他就不用来回爬墙头了!”

  谁知,大月坚决反对这个主意,说她看到金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样子就恶心,就想在金凯的身上掐两下!

  小月想起了金凯身上被大月掐出的伤痕,不由得抖了一下,就对大月说:“姐,今后可别再掐俺姐夫了,你看,你把他的腿和胳膊掐的!疼死了!”

  大月戳了大小的心窝子:“你心疼了是吗?”

  小月说:“又瞎扯什么呢!”小月嘴上这样说,其实,每天金凯吃完了晚饭离开时,她还觉得空落落的呢!

  有一天,大月突然对小月说她的身子有些不舒服,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干脆让金凯在小月家住下算了。

  小月说什么也不同意,对大月说:“姐,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大月嘻嘻笑着说:“姐夫小姨子没大小嘛,你怕什么呀?”大月说完,转身就进了自己屋。

  当天晚上,大月没有在墙根底下等着把金凯接过去。小月没有办法,只好先把金凯推上墙头,再跳到大月的院子,学着大月那样,把金凯背下墙头,搀扶着金凯走进大月的屋。

  这样坚持了三五天,就把小月累怕了,说啥也不愿意再这样折腾下去了,她便把自家东边一间房屋拾掇出来,让金凯暂住。

  金凯在小月家里住了十天半月,不好意思地对小月说他很想大月。当小月把金凯推上墙头时,扑通一声,金凯从墙头上跌到大月的院子里去了。大月听到声响,慌忙从屋里跑出来,一看金凯在墙根下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气冲冲地吼道:“你这个笨东西,小月妹妹那么关心你,你回来干什么?别不识抬举了,赶快回去吧!”说着,就在金凯的脸上掐了一下,然后跑回屋里,哐当一声把门闩上了。不论小月怎么敲门,大月就是不吭声儿,小月只好把金凯背回自己家。

  这天傍晚,大月把小月喊出来,悄悄地问:“小月,你跟俺说实话,你觉得你姐夫这个人怎么样啊?”

  小月诚实地回答,姐夫又老实又勤快,这一阵子很多衣服都是姐夫帮她洗的。她又埋怨大月,怎么能对姐夫这么狠呢?大月好像听不见小月的埋怨,只是问小月:“他肯定和你‘那个’了吧?”

  小月一下子恼了:“姐,你把俺和俺姐夫看成什么人了?”

  大月把嘴一撇道:“他在你家里住了这么长时间,要说你们没有闹那个‘景’儿,谁信啊!”

  小月恼怒地说了一句“俺不听你瞎说了!”就一头跑回自己的屋,扑在炕上,委屈地哭了。她怎么也弄不明白,大月为什么要这样侮辱她和姐夫?

  这时,金凯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安慰她说:“小月妹子,你姐是跟你开玩笑呢,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小月说:“有她这么开玩笑的吗?”

  小月正哭着,忽然听见大月那屋的电话响了,大月在跟什么人打电话,两家的屋子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只隔着一道墙。

  只听大月说:“……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俺是一定要去的!你是说俺丈夫呀?这个你就放心好了,他现在跟小月好着哩!”

  小月心里一抖,又想起有几天晚上听到隔壁的大月在跟什么人说话儿,隐隐地听到大月在说:“还疼吗?吃饭咋样啊?能出去溜达吗?你是不是没有别的亲人了?”

  这天,小月向大月打了个招呼,带着金凯到县城中心医院治腿去了,她寻思着把金凯的腿治好,还大月一个好胳膊好腿的丈夫。但是,医院里的大夫告诉小月,要治好金凯的腿,需要近十万的手术费,小月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他们失望地走出医院的大门,小月让金凯先坐客车回家,她要去探望一位远房亲戚。金凯上车前,小月往金凯衣服口袋里塞了一封信,让他回家立马就交给大月。

  金凯在村头下了车,踉跄着回到村里,打开了小月的家门。他刚迈进院子,就听到大月喊他,他一转头,看见大月在墙头那边向他招手,他跌跌撞撞地走过去,隔着墙头跟大月脸对脸儿,相互看了好一会儿后,大月抹了一把泪,对金凯说:“事到如今,俺不能不说了,俺那个被截肢的老同学,他老婆去年得重病去世了,他现在孤身一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俺早就想着去伺候他了,俺不是伺候他一年半载,而是一辈子啊!再说,俺和你结婚都三年了,因为俺有病,至如今也没有给你生个一男半女,俺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你,跟你生活在一起,俺心里老是不安稳啊!金凯,俺那样虐待你,就是想着让你怨俺,恨俺,把俺从你的心里抹去,你硬是守着俺这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傻不傻呀?俺看得出来,小月早就喜欢你了,看到你们还真是情投意合,俺高兴啊!”大月说到这里,把一张离婚协议书递给金凯,“在这上面把字签了吧……”

  金凯潸然泪下,嘴唇哆嗦了老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颤抖着交给了大月。

  大月把信纸展开一看,是小月的笔迹:“姐,你给你同学打电话,俺都听到了,俺懂得你的良苦用心了!你是不是看山东吕剧《姊妹移嫁》受了启发,也想咱姊妹俩演一出《姊妹移嫁》啊!姐,俺长话短说吧,应该是俺去照顾你同学!俺只是去照顾他,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俺希望你跟俺姐夫好好地生活下去,他是个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男人,他值得你疼爱到永远!”

  “小月,你这个傻妹妹呀!”大月靠在墙边,泪流不止。

隔墙姐妹

上一篇:姐妹埋怨里的爱意

下一篇:长得很像的同学,竟是失散十七年的孪生姐妹

大月小月姐夫墙头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