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故事 / 猛鬼故事 / 血红玫瑰

血红玫瑰

猛鬼故事 02-28 admin

吴云迪是个追债杀手,也叫赏金猎手,拿人钱财替人追命债是他的工作。吴云迪枪法好,这并不值得炫耀,值得炫耀的是他高超的滑板技术。追命债,他从不开车,而是装成酷酷的模样滑着滑板。越是明目张胆越不容易引人注目,吴云迪作案十几起,从未失过手。而城里最大的滑板俱乐部,吴云迪持的是顶级贵宾卡。他沉默寡言,从不与人交往,被称为“孤独的滑板王子”。

血红玫瑰晚上,吴云迪看电视,直到很晚才睡。电话响起来,他拿起来接听,是中间人周青山打来的,叫他去解决一个贼。

“他偷了老板4000万,外加老板的女人。”周青山说。

拎起滑板,吴云迪下楼。夜色朦胧,马路上没几辆汽车,他越滑越快,就在要转弯时,对面突然冲过来一辆大卡车。他身子一转正要腾空,却见后面急速驶来一辆小轿车。轿车开得飞快,眼看就要撞到吴云迪,吴云迪惊呆了,左有卡车右有轿车,他已经没有退路。就在这一刹那,轿车急打方向,与大卡车撞在了一起。吴云迪心惊肉跳地滑出很远,听到一声剧烈的撞击,接着是刺耳的尖叫。回过头,只见鲜血从碎裂的车窗玻璃中喷出来,穿过高空,喷了吴云迪一头一脸……

吴云迪出了一身冷汗,猛地坐了起来。

又是噩梦。打开灯,他手哆嗦着点了根烟。吴云迪已经很久不玩滑板了,连俱乐部的卡都不知道扔到了哪儿。为追债,他杀死过不止一个人,鲜血根本吓不倒他。可那场车祸,却像笼在头顶的阴云挥之不去。他把滑板砸烂,把和滑板有关的一切都封闭起来,噩梦却仍旧如影随形。

天渐渐亮了,吴云迪到楼下公园跑步。朝霞映着天空,他长长地吐着气。这时,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女孩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她的花皮球滚到了吴云迪的脚下。吴云迪抱起球递给女孩,突然发现她几乎像个天使。大大的眼睛,苹果般的脸蛋,黑色的刘海剪得如同刀切般齐整。一瞬间,吴云迪觉得心里像有根弦被拨动了,他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妞妞,还不谢谢叔叔?”一个30来岁的女人走过来,牵起了孩子的手。

叫妞妞的女孩仰起脸道了谢,然后跟着母亲离开。望着母女俩的背影,吴云迪怦然心动。女人身材婀娜,眼睛如同黑亮的炭火,女孩天真无邪,令人瞬间动情。吴云迪再也无心跑步,第一次,他心里产生了奇妙的情感——他想和这对母女在一起。

跟踪女人到了田园小区,吴云迪看到她进了一家花店。原来,她是花店老板。

那天之后,吴云迪频繁出入花店。他每天都买一大束红玫瑰,以此讨好女店员,从她口中打听关于店主的一切。渐渐地,他知道女人叫思嘉,丈夫两年前病逝,她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吴云迪觉得这简直是上天的安排,他一定要追到思嘉,拥有那个女孩。他憧憬着女孩叫他“爸爸”,那将是他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幸福时刻。

每天下午,思嘉会到花店逗留一小时,妞妞总是在店门外独自玩着剪下的花枝,吴云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买玫瑰花,红玫瑰,送给妞妞,由她再转送思嘉。慢慢地,妞妞喜欢上了吴云迪。

一天,吴云迪正陪着妞妞玩,她突然郑重其事地说:“叔叔,教我玩滑板好吗?”

吴云迪犹豫片刻,拿起妞妞的小滑板,走到阳光下。两人走进了公园,刚到门口,妞妞突然恐惧地抓住了吴云迪的手,声音颤抖着说:“叔叔,叔叔,你看,车,车撞飞了,有人流血。”

吴云迪呆住了,他看看前面,空地上,除了一只麻雀,什么都没有。

“这孩子,真让人不省心。”思嘉跑着追过来,一把抱起妞妞,抱歉地对吴云迪说:“妞妞有病,会突然出现幻觉,你不要介意。”

吴云迪呆了半晌,看到妞妞在思嘉怀里挣扎着,很久才平静下来。他怔怔地问思嘉为什么不送妞妞去医院看看?思嘉叹了口气,说送去看过好几次,可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常看血腥的动画片?”吴云迪问。

思嘉摇头,说妞妞很乖,她很少看动画片,她只是常常会看到死人。“也许是某种特异功能。”

思嘉说完,牵着妞妞的手离开。望着她们的背影,吴云迪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就像在噩梦中一样。

吴云迪想躲开思嘉和妞妞,更确切地说他想躲开和自己有关的噩梦。可不知怎么,一天见不到思嘉和妞妞,他的心就悬着,这一天就如同虚度了一般。他明白,自己爱上了思嘉和妞妞,他不能忍受离开她们。

三个月后,吴云迪向思嘉求婚。看着吴云迪热切的眼神,思嘉没有拒绝,只是说她除了一家小花店一无所有,而且,妞妞还是个不太正常的孩子。吴云迪说他不管,他只想娶她,只想让妞妞做自己的孩子。思嘉答应了。

一天,思嘉带着妞妞去了花店,吴云迪坐在窗前吸烟,想着心事。手机响起来,是周青山。他又接了追债的差事,到S市建军路8号,雇主为吴云迪准备了一幢别墅,在那儿,等待雇主的指令。

吴云迪不想离开,但周青山说这次报酬丰厚,有20万元,吴云迪动了心。中午,他请思嘉、妞妞一起去必胜客吃饭,委婉地说自己得出趟远门。他告诉思嘉自己做经济顾问,哪儿有经济问题他就得到哪儿。妞妞抱住他,说他回来一定给她带玩具。思嘉握住他的手,叫他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下午,吴云迪坐飞机飞往S市。找到建军路的别墅,他没有观望,径自上前敲门。一个30多岁的女人来开门。她看上去老气横秋,沉默寡言。

女人没有多问,将吴云迪让了进来。吴云迪上上下下查看别墅,奇怪的是,别墅里空荡荡的,墙上贴着壁纸,屋子里除了简单用品,几乎没有任何装饰。走上三楼,几个房间都关得紧紧的,推开一间房门,窗前的树枝将窗子遮得严严实实,让人陡然而生一种阴森之感。

“这里没有住过人吗?”吴云迪问。

“我和女儿住过。”保姆低着头,轻声说。

睡了一觉,吴云迪下楼吃饭。保姆很勤恳,她像个影子般,只在吴云迪需要的时候出现,这令吴云迪对她顿生好感。

在别墅消磨了一整天,晚上,吴云迪接到手机传来的图片。令他吃惊的是,雇主要他杀的人,居然是别墅的保姆。他再三确认,图片上的女人,确定是保姆无疑。她看上去忠厚老实,似乎与世无争,为什么要杀死她?她会欠谁的债?盯着屏幕,吴云迪按了删除。

晚饭吴云迪吃得很少,而保姆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临近,依旧默默地收拾碗盘。吴云迪吸了根烟,坐了很久。保姆收拾完毕,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久,吴云迪听到楼下传出隐约的哭声。他愣了片刻,来到保姆的房门前。门半掩着,吴云迪迟疑片刻,推开门,只见屋子中间放着一只小蛋糕,蛋糕上插着几支蜡烛,保姆满脸泪痕。吴云迪问发生了什么事?保姆说她的孩子两年前死了,如果活着,今天是她的生日。孩子得了肺气肿,死在了医院。

看着伤心欲绝的保姆,吴云迪的心一下子软了,他决定迟一天再动手。

凌晨,周青山打来电话,责问吴云迪为什么没有动手?雇主没有在既定时间收到死亡消息,十分不满,决定从佣金中减去一成作为违约金。

“明天晚上,无论如何你一定得动手。”周青山说。

吴云迪一言不发,挂了电话。整整一天,他泡在了咖啡馆。他不想面对白天为自己上菜做饭而晚上却要死在自己枪下的人。一直到深夜,咖啡馆打烊,吴云迪才往回走。

进了别墅大门,他仰起头,保姆的房间还亮着灯。摸摸口袋里的枪,他的脚步有些迟缓。敲开保姆的房门,保姆在床上呆呆地坐着,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镜框。吴云迪掏枪的手有些颤抖,那镜框里镶的,竟然是妞妞。虽然只有两岁大小,但那眉,那眼,还是让吴云迪一眼认了出来。

“她是你的女儿?”吴云迪问。

“是的。”保姆哽咽着回答,“可是,她死了。”

保姆说完,手哆嗦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婚纱照。照片上的男人英俊挺拔,女人秀美婀娜。盯着女人的眼睛,吴云迪感到震惊,那女人,分明是思嘉。保姆说这房子就是照片上男人的,她喜欢上了他,而他也对她动了心,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只是,他死了,孩子也死了。女主人心灰意冷地去了外地,让她看守这别墅,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吴云迪脑子里像有数架机器在轰鸣。半晌,他突然拔出枪,对准了保姆……

天亮后,吴云迪坐飞机回到家。思嘉仍在睡,妞妞已经醒了,正赤着脚在地上玩。看到吴云迪回来,妞妞朝着他跑过来。吴云迪抚摸着她的头,叫她猜自己为她带了什么?妞妞猜了几次猜不到,她侧着头想想,嫩声嫩气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吗?你要听话,妈妈是医生,你不听话,她会打PP。我和妈妈有许多秘密,但不能告诉你,否则妈妈会打PP。”

吴云迪笑着抱起她,递过一个大大的盒子,里面装着24套衣服的芭比娃娃。这时,思嘉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吴云迪扳过她的肩,叫妞妞去自己的房间玩。

关好门,吴云迪坐在思嘉的对面。他看着她,半晌才说:“你早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对不对?你就是雇我的人,保姆欠了债,她偷走了你丈夫的心;可你偷了她的孩子,这不是扯平了?为什么还要杀掉她?妞妞的幻觉都是你教的?”

思嘉呆呆地看着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半晌,她低下头,说:“没错。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是故意接近你。我是医生,却不能怀孕。老公出轨,却是和乡下的保姆。他不能忍受没有孩子,我应该离婚,痛痛快快地和他离婚,可我仍然爱着他。后来,他死了,我看到妞妞,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她生病住院,我设法骗过了那愚蠢的女人,把孩子带到自己身边,离开了S市。你知道吗?和妞妞一起时间越长,我越担心有人会抢走她。只有那个女人死掉,妞妞才能完全属于我。”

吴云迪长长叹了口气。远远地,他似乎听到了警笛声。警笛声越来越近,吴云迪神色不安地站起了身。

“你报了警?想叫我死?”吴云迪问。

思嘉冷笑:“你不该死?还记得两年前那场车祸吗?被卡车撞死的人,就是我丈夫!当时,我也在车上。你以为我真的会爱上你?我会爱上一个杀死我丈夫的人?不,我恨你,就像恨那个女人一样!我花了两年时间才找到你,我故意让妞妞编出幻觉刺激你,而昨天晚上,接到你传来的图片我就报了警。现在,我是追债的人。”

思嘉说着,激动得双肩抖动。吴云迪似乎不相信她所说的一切,他摇摇头,说他爱她,他从没有爱过任何女人,除了她。这时,有人敲门,是警察。警察向吴云迪出示了逮捕证,吴云迪缓缓地说自己并没有杀死保姆,他不会杀死一个可爱女孩的亲生母亲,他用手机传出的图片是假的。他只是为了哄骗某些人。

警察却面无表情,说周青山因涉嫌故意杀人已被逮捕,是他供出了吴云迪。

“他涉嫌杀人?”吴云迪愣住了。

“今天凌晨四点钟,他在S市杀死建军路别墅内的一个保姆。为了减轻罪行,他供出了你这几年间的杀人行为。”

吴云迪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呆呆地被戴上了手铐,押进警车。思嘉站在房门前,怀里抱着鲜血一样的红玫瑰。看着警车走远,她嘴角露出冷笑,吴云迪跟周青山搭档几年,他竟然不知道,周青山会在他下不了手的时候替他出手,以保证及时拿到佣金。只是,周青山万万不会料到,雇主会报警。思嘉在这之前做好了一切防备措施,周青山,永远不会知道雇主的真正身份,而吴云迪,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是思嘉在指使。也许,吴云迪不会对警察讲起思嘉,从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他深切的爱,就像当初,她爱自己的丈夫一样。

爱,有时候是最有效的保护膜。

思嘉转过身,喃喃地对妞妞说:“乖孩子,今天是爸爸的祭日。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标签: 创业做什么好 直播赚钱 赚钱的方法 赚钱的门路

4P3.CN

如何挣钱 兼职赚钱 学生兼职 网赚交流 网赚团队 网赚博客 网赚资料 网赚资源 最赚钱 关于网赚 挣钱项目 网赚信息 赚钱项目

网赚 网赚论坛 网赚项目 免费网赚 网赚兼职 挣钱项目 薅羊毛赚钱 精英培训 手机赚钱 网络兼职 网络赚钱论坛 网上赚钱 网赚博客 4P3.CN 网赚创加盟业论坛 晋ICP备18009649号  

G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