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养鸡亲情文档2篇

05-06 01:26:33

下载word格式在手机上看

扫一扫进入手机端

父亲养鸡第一篇

父亲养鸡亲情文档2篇

  春天,父亲打来电话,他说要养鸡。

  母亲在世时,养了二十多只鸡和鸭,平时都是母亲喂,鸡屎鸭粪也是母亲收拾,父亲很少帮忙。父亲喜欢清静,嫌弃鸡鸭闹腾,可是又拗不过母亲,再说他也吃鸡蛋和鸭蛋,也就听之任之了。

  母亲去世后,父亲把院里的鸡鸭吃的吃,卖的卖,没用半天工夫全都处理光了。

  我猜测父亲可能一个人住的时间太长了,养几只鸡,找点事干,也能解闷。

  隔几天回老家,和煦的阳光下,父亲斜躺在一个竹椅上,身旁一个大纸箱里,十几只毛茸茸的小鸡正在叨食父亲泡好的小米。我问父亲,今年怎么想起来养鸡了?父亲转过身朝我笑笑,又斜着身子看纸箱里的小鸡,慈祥温暖。我堅信,父亲肯定一个人太孤独了,才养鸡做伴。

  小鸡在一个个平常的日子里慢慢长大,它们不能再待在纸箱里。父亲用铁丝网在西院墙边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彩钢瓦封了顶,盖了一个能养二十多只鸡的鸡舍。

  鸡很快生蛋了,父亲吃不完,就放在塑料筐里,攒够三十多个,就打电话让我去拿。我说城里可以买到,你卖了当零花钱用就行了。父亲激动地说,咱家的鸡喂的都是粮食,比市场上喂饲料的好吃,再说又不是给你吃的,我是给俺孙子和孙女吃的,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再次猜测,父亲是以拿鸡蛋为理由,想让我多回家几次。

  刚入秋的一天,父亲去房后的河沿摘南瓜,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拍了片子,说腰椎错位,找医生推拿,贴上膏药,回来时,医生特别嘱咐,最好躺在床上,别活动,多养几天。

  我对父亲说,你现在跟我到城里住几天,我也好照顾你,家里没人,把鸡都卖了吧。父亲狠狠瞪了我一眼,说,我哪里都不去,鸡也不卖,过两天我能下床了,自己能喂!

  我怎么劝说,父亲都无动于衷,我只能作罢,请了假,在老家照顾他。每天还得按照他的指示,按时给鸡投食和喂水。我心中不解,明明去城里是最佳的方案,为什么他非要那么固执地待在老家。

  父亲怕耽误我工作,刚能下地,就撵我去上班。我心中很不情愿,再次劝他跟我一起回城。他摆了摆手说,你别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立冬前一天,父亲打来电话,说他在集市上把母鸡杀了一只,让我带回家熬鸡汤喝。父亲把鸡交给我说,胜子,我算了下,鸡窝里还有十只母鸡,除了春节留一只待客,剩下的九只,冬天的每个节气都杀一只煮鸡汤喝,省得你冬天老感冒。

  我忽然想起,去年冬天身体不好,父亲陪我找一位老中医医治。老中医说我是寒性体质,母鸡汤营养价值高,冬天可以多喝点补一补,增强体质。

父亲养鸡第二篇

父亲养鸡亲情文档2篇

  父亲第一次说到了安乐死,在他查出了肺癌以后。

  我一听就急了:别胡思乱想!我咨询过专家了,有办法治,您好好活着!

  父亲想了想,便顺从了:我听你的。他表现出了有史以来最慈祥的姿态。虽然,他未必真信我的话。

  父亲很快住了院。每次我一进病房,他都主动伸出手来。他攥着我的手时,我总以为他要说什么,或叮嘱什么。可好多时候,他什么也不说,有时候他笑着,冷不丁冒出一句:我闺女真好。

  很快,父亲因吞咽困难,插上了鼻饲管。后来听大夫说,可以做胃造瘘手术,改变进食通道。我急于想让父亲摘掉在他脸上晃来晃去的那根怪异的管子,所以也没跟他商量,就找专家,联系了手术。及至父亲被推进手术室,把我们全家人隔挡在门外时,我的心才突然悬了起来。

  一小时后,父亲被推了出来。他脸上渗着汗。他用眼神找到我,轻轻叹一声:唉

  到了病房,几个护士帮忙,往床上抬他的时候,他苦笑着说:我当时都坚持不住了。要不是为了我闺女,我真不想活了

  我为他做主的第二件事,或许更是错的。

  肺癌中晚期,对于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来说,几乎封死了所有治疗的可能性,唯一的一丝希望,就是靶向药。那时候父亲住在重症监护室,肿瘤科的医生联合会诊,看了基因检测结果后,一致摇头。

  可我不甘心!我想让他活着!

  我见医生也有迟疑,并没有坚决反对,便又替父亲做了主。我后来知道了靶向药有很多副作用,但依然没有改变决定。

  当我将那盒药隔着门缝递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我心里,仿佛开启了一道生命的亮光。

  父亲吃上了靶向药以后,副作用很快就来了。他眼前总有幻觉。他说:我看见有个大白馒头,从我眼前飘过,我伸手抓,什么也没有。我成天吃流食,饿呀!我还以为,我可爱的父亲是为了缓解我的难过,在逗我开心。

  又过了几天,父亲的幻觉变本加厉,终于有一天,他在昏睡中,非要拔掉导尿管不可。这下,大夫和护士都吓坏了,给他戴上了束縛手套。一辈子最怕受约束的父亲,现在连拿瓶子喝口水,也不能了。那天我去时,父亲正跟医生吵架,说要投诉,说要告他们侵犯人权。看见我,他更激动了:他们说,是你同意让他们捆我的?你还是我闺女吗?我那么疼你,大半辈子都为你活着,可你,太让我寒心了

  我流泪了,不是委屈,是深深的自责:我明知他的生命没有几个月了,何必还要让他受这些罪呢?

  父亲在弥留之际,我突然想起他四个月前说的话:要是没有你,我就不治了。我不想受好些罪,最后还是死。可我就怕你承受不了,我得为你活着

  父亲走后,我常常半夜醒来。黑暗仿佛是个巨大的空洞:我生命中,那个大半辈子甘愿为我而活的人,我再也看不见他了

父亲养鸡亲情文档2篇一文由四三学学习网【4p3.cn】免费提供,本站为公益性范文网站,此文为网上收集或网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四三安卓网 www.4p3.cn 版权所有 晋ICP备18009649号-1

本网站内容由互联网收集整理,目的在于研究学习传递之用 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g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