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碗汤的温度亲情文档2篇

05-06 01:26:34

下载word格式在手机上看

扫一扫进入手机端

爱是一碗汤的温度第一篇

爱是一碗汤的温度亲情文档2篇

  父亲年轻的时候,吃饭从来不喝汤。他总说:好不容易能吃饱饭了,还灌一肚子汤干啥?再说了,吃饭喝汤容易饿。可如今父亲老了,胃也不大好,医生建议他多喝点汤养养胃。

  母亲开始学着煲汤,玉米排骨汤,冬瓜丸子汤,金针菇鸡汤,还有她自创的各种汤菜,轮番登上餐桌。母亲做菜还是有些天赋的,没多久,就能把汤菜做得有滋有味。父亲尤其喜欢喝那些长时间煲出来的汤,他常常一边吸溜吸溜地喝,一边慢慢品咂:没想到这汤比饭味道还好,越品越有味,我都喝上瘾了。喝了汤胃里暖暖的,真是很舒服。

  母亲见父亲满意,煲汤的兴致更高了。她研究了不少汤菜,还买了不同的煲汤器具。而且她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汤不仅要好喝,还要营养丰富,最好有食疗的效果。我们都看得出来,母亲如此用心,就是为了让父亲喝上一碗热汤。

  那次,我看母亲煲了玉米排骨汤,却不停地用勺子舀出一点来品尝。她仔细地抿了一口汤,可能是因为烫,下意识躲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又去尝汤。我在一旁说:妈,我都看你尝了三次了,还没尝出咸淡吗?母亲笑笑说:汤已经煲好了,不用尝咸淡,我是在试汤的温度。温度合适了,再让你爸来喝。我被母亲逗得笑起来:妈,你把我爸当三岁小孩子了吧?汤如果烫,他不会自己凉凉再喝吗?母亲笑呵呵地说:你爸有个毛病,你们都没看出来。他每次坐到餐桌上就要开吃,特别着急。有时候饭菜烫,他宁愿被燙了嘴巴,也会立马开吃。他这个毛病呀,可能是早年困难时期饿怕了留下的后遗症,生怕有东西吃不到嘴里。这些年,你们都不知道他被烫了多少次嘴巴。我知道他这个毛病,每次都是尝着饭菜的温度合适了,再让他来吃饭。

  原来如此,母亲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父亲吃饭确实很着急。我感动于母亲对父亲的关照如此细致,便打趣说:妈,我爸有你这么照顾,是不是太幸福了?母亲笑笑说:其实你爸也是个细致的人,还记得那年我住院吗?那次我做了手术,你们工作都忙,不能天天陪着我。都是你爸照顾我,喂我吃饭。他都是尝着饭菜温度合适了才喂我。同病室的人都说,看着那么粗枝大叶的一个人,没想到心这么细!母亲淡淡地说着,语气平缓,我的心中却涌起了阵阵暖流。

  要吃饭了,母亲招呼父亲坐在餐桌前。父亲端起碗,咕咚喝了一口汤,然后品咂回味着说:好喝!我问:爸,你怎么也不尝尝汤是不是烫嘴就喝?父亲哈哈一笑说:我知道,每次喝的汤,温度都是刚刚好。我不喜欢喝温暾的,你妈就把汤凉到稍微烫一点,喝起来正合适!你妈这人心细,我喝完小半碗,她还会为我加汤增温呢。父亲说着,脸上露出得意和幸福的表情。

  我原本以为,夫妻老了,彼此之间的爱也会消失,只剩下陪伴。其实,爱永远不会消失,反而会历久弥深。爱会在多年的相濡以沫中变得更加细致,更加醇厚。爱是什么?爱是知你懂你,爱是疼你爱你,彼此懂得,彼此疼爱,爱就是一碗汤的温度。一汤一饭的体贴,三餐四季的相守,就是世上最绵长最深厚的爱。

爱是一碗汤的温度第二篇

爱是一碗汤的温度亲情文档2篇

  父亲第一次说到了安乐死,在他查出了肺癌以后。

  我一听就急了:别胡思乱想!我咨询过专家了,有办法治,您好好活着!

  父亲想了想,便顺从了:我听你的。他表现出了有史以来最慈祥的姿态。虽然,他未必真信我的话。

  父亲很快住了院。每次我一进病房,他都主动伸出手来。他攥着我的手时,我总以为他要说什么,或叮嘱什么。可好多时候,他什么也不说,有时候他笑着,冷不丁冒出一句:我闺女真好。

  很快,父亲因吞咽困难,插上了鼻饲管。后来听大夫说,可以做胃造瘘手术,改变进食通道。我急于想让父亲摘掉在他脸上晃来晃去的那根怪异的管子,所以也没跟他商量,就找专家,联系了手术。及至父亲被推进手术室,把我们全家人隔挡在门外时,我的心才突然悬了起来。

  一小时后,父亲被推了出来。他脸上渗着汗。他用眼神找到我,轻轻叹一声:唉

  到了病房,几个护士帮忙,往床上抬他的时候,他苦笑着说:我当时都坚持不住了。要不是为了我闺女,我真不想活了

  我为他做主的第二件事,或许更是错的。

  肺癌中晚期,对于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来说,几乎封死了所有治疗的可能性,唯一的一丝希望,就是靶向药。那时候父亲住在重症监护室,肿瘤科的医生联合会诊,看了基因检测结果后,一致摇头。

  可我不甘心!我想让他活着!

  我见医生也有迟疑,并没有坚决反对,便又替父亲做了主。我后来知道了靶向药有很多副作用,但依然没有改变决定。

  当我将那盒药隔着门缝递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我心里,仿佛开启了一道生命的亮光。

  父亲吃上了靶向药以后,副作用很快就来了。他眼前总有幻觉。他说:我看见有个大白馒头,从我眼前飘过,我伸手抓,什么也没有。我成天吃流食,饿呀!我还以为,我可爱的父亲是为了缓解我的难过,在逗我开心。

  又过了几天,父亲的幻觉变本加厉,终于有一天,他在昏睡中,非要拔掉导尿管不可。这下,大夫和护士都吓坏了,给他戴上了束縛手套。一辈子最怕受约束的父亲,现在连拿瓶子喝口水,也不能了。那天我去时,父亲正跟医生吵架,说要投诉,说要告他们侵犯人权。看见我,他更激动了:他们说,是你同意让他们捆我的?你还是我闺女吗?我那么疼你,大半辈子都为你活着,可你,太让我寒心了

  我流泪了,不是委屈,是深深的自责:我明知他的生命没有几个月了,何必还要让他受这些罪呢?

  父亲在弥留之际,我突然想起他四个月前说的话:要是没有你,我就不治了。我不想受好些罪,最后还是死。可我就怕你承受不了,我得为你活着

  父亲走后,我常常半夜醒来。黑暗仿佛是个巨大的空洞:我生命中,那个大半辈子甘愿为我而活的人,我再也看不见他了

爱是一碗汤的温度亲情文档2篇一文由四三学学习网【4p3.cn】免费提供,本站为公益性范文网站,此文为网上收集或网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四三安卓网 www.4p3.cn 版权所有 晋ICP备18009649号-1

本网站内容由互联网收集整理,目的在于研究学习传递之用 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g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