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气萝卜读者文摘相关2篇

05-11 19:12:09

下载word格式 在手机上看

扫一扫进入手机端

和气萝卜第一篇

和气萝卜读者文摘相关2篇

  读出淤泥而不染的句子时,忽然想起萝卜。

  萝卜出身于泥土,但从泥土里长出来的它,却是洁白如玉。秋霜里收萝卜,去了叶,去了茎,清水里一趟濯洗,便现出它清白而细嫩的容颜来。汉字里,那些玉字旁的字,其实也是可以用来镶嵌在它的名字旁,如琼、琚、琬

  可是萝卜又是多么寻常啊!寻常到走进任意一个菜市场,你都可以看见菜贩的案板上萝卜堆积如城墙。秋冬时候,再怎样艰难的人家,那热气腾腾的饭碗边都可见萝卜在安静陪守。我总疑心,萝卜是汉魏甚至先秦时期的公主小姐,她长于金玉诗礼之家,却在频繁的战乱中流落民间,成为市井小民。绫罗当掉,素服上身,就这样与一个普通的男人一起来应对冷暖,繁衍子孙,从此忘记旧日身份。

  萝卜,骨子里有贵气,懂风雅,却又这样不言不语地直抵烟火深处。

  腊月的农家,腌菜是件盛事。记得幼时,还住在瘦长的小河边,冬日暮晚时候,年轻的母亲围着蓝色围裙在砧板上切萝卜,当当当,那声音嘎嘣清脆如泉水溅落在岩石上。白生生的萝卜条上水汪汪的,像一弯弯小月牙,从湛蓝的天底生出来。腊月萝卜赛过梨,母亲挑一个最大的白萝卜,切去外周,单留一块方形的萝卜心塞到我嘴里。冬吃萝卜夏吃姜,一年四季保安康,母亲说。我嚼一口,又凉又甜,还有一丝隐约的辣味。

  一大筐萝卜被母亲切成了一弯弯瘦月亮,薄薄撒上一层盐,翻拌揉压,它们就要成为佐粥的小咸菜。记得那时,我心里隐隐替萝卜叫屈,总觉得那么白润如玉的萝卜是应该成为娇贵的水果,享受礼遇的,而不是低头委身作了小咸菜。冬日早晨上学,路过一家家门前,看见那些芦席上摊开待晒的萝卜干,白花花的一片,白如瓦霜。到黄昏,看芦席上的萝卜干,已换作昏沉的米黄色,一副垂老模样。心下忍不住怅惘,为萝卜的命运。

  因为萝卜,母亲在冬日成了真正的巧妇,她的厨房也因此而庄严隆重起来。萝卜烧肉,油亮亮的酱色,那时弟弟在萝卜里寻肉吃,可是常常寻错。偶尔,母亲会端出一钵排骨萝卜汤,白融融的汤啊,浓稠如奶汁,一片片萝卜沉在汤底,舀在勺子里,香气扑鼻,白如满月。什么菜都不要,只这样的汤,一碗饭便顺顺当当进了肚子。排骨的味道全被收纳进这萝卜和汤里了。午饭后,踏着泥泞和残雪去上学,田野上北风呼啸,肚子里的那个世界,乾坤安定。

  待我成年,成了一个为孩子衣食筹谋的母亲,一个人在厨房里侍弄一道鲫鱼烧萝卜的菜时,看着锅底突突翻滚的萝卜,忽然感慨不尽。萝卜怕是蔬菜里极具中和精神的一种菜了,它太舍得放下自己,太能低下身姿去成就一道美味佳肴。它不像那些煮不烂的铁豆子,桀骜不驯坚持自己不松手。红烧肉里它几乎要成为荤菜了,排骨汤里它娴静温和如年轻美丽的小母亲。它打开了自己的小宇宙,一片一片拆砖拆瓦,重新建筑,委身于其他荤的素的菜的屋檐下,成为另一座建筑的一部分。

  《本草纲目》里说萝卜能大下气,消谷和中,去邪热气。说得通俗些,就是有消食、化痰、定喘、清热、顺气等功能。想起早年,自己为萝卜的境遇感到委屈,觉得萝卜应该胸怀郁郁不平之气才是那么美,却那么卑微。现在看来,它不仅抚平了自己的内在,而且,它还能给有病的人去理一理腹内不平气。

  冬来腌咸菜,路过菜市场门口那些小铺子,看见有专门制作五香萝卜干的配料:花椒粉,桂皮,茴香,明矾但我什么也没买。我也制萝卜干,但我只用盐腌两个日夜,然后铺在竹筛上细细翻晒,吃时抓一小把用温水过两趟,滴几滴芝麻油。质本洁来还应洁去,不舍得让那些红红黑黑的配料去糟蹋萝卜,实在不舍得。

和气萝卜第二篇

和气萝卜读者文摘相关2篇

  为了说清楚我是怎样成为作家的,我首先要告诉你一些人的故事,他们在我的生活中留下了痕迹,并影响了我的个人行为。

  第一个这样的人是我的母亲。我之所以将她作为我的这番话中最重要的人物,不仅仅是因为她生育了我。这个旁人看来如此普通的人对于我就像一面纯净的镜子,我在她身上看到自己亲爱的,值得为之而生和为之而战的母亲和故乡。她对于我,就像外祖母对于高尔基一样。

  许多人对于故乡的感情,是与出生的地方的景观密切相关的。但是我年轻时并不喜欢我的家乡叶列茨的景观。这片高低起伏的黑土地带被条黄色的黏土沟壑切成两半,沟里尽长些矮小的橡树丛,既非草原,又非森林,而且没有经过任何规划整治。

  但是对于以母亲为代表的故乡的感情,却使我将任何一片寄予深厚情感的土地认作我的故乡。我甚至不需要长时间地住在某个地方,我只要怀着母亲那种对土地的炽热情感看一眼我喜欢的景色,这片土地就会成为我的故乡。

  我的母亲是一个很健康的人,她性情很快活,甚至不喜欢太久地为那些不幸的人伤神。她自己生活得也很不容易,她得到的任何好的东西都不是出于偶然,而是努力的结果。

  多年以来,我无意识地站在母亲一边,现在却不得不更加认真地看待当时我认为可怜的人们。我想责备母亲,不是为了她对生活的快乐态度,而是为了她对这种态度的表达不合时宜:合乎时代基调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从卡利亚耶夫开始,人们便前仆后继地向着痛苦走去。

  那个时候的风气正是对于痛苦的同情,在此土壤中产生了像格列勃乌斯宾斯基以及神圣的民粹派这样的作家,他们在自己的读者中提倡相应的行为方式:怜悯。我对此非常理解,所以将自己对母亲的爱与欢乐的感情联系在一起,尽管它与那必须遵行的怜悯是相悖的。我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种生活感觉的正确性,但私下认为我的理解更加正确,我总是为母亲辩护,无意中竭力为她开脱。

  自从我开始写作,人们一直认定我有一种对大自然诗意的感情。其实这完全不是我从小具备的特殊禀赋。孩子本身就是自然的一部分,而这种复杂的情感是在生活中逐渐养成的。这种情感是在我第一次和母亲分开的时候开始产生的。那时她把我送到城里,而自己回到了乡下。就在那时,在泪水和伤心绝望的情绪中,我才觉得自己离开的那个世界有多美好,在我的想象中,故乡的大自然与见到母亲的幸福是联系在一起的。

  于是这种幸福像一股时断时续的电流在我身上流过。出于人类的本性,我们遇到好的东西以后就会把不好的东西忘却,所以在聚首与分别互相交替的过程中,便产生了一种类似高度紧张的电流:生命快乐之流。

  我的母亲是我的欢乐之源,我感到,她仿佛给了我一项指令:不管我感到多么难过,都不要辜负她宝贵的品德生命的欢乐,并将这种欢乐变成与时代相适应的东西。

  因此,还在那个时候,我一生的事业就已经初露端倪,那就是要将所有的行为不是建立在同情之上,而是建立在神圣的欢乐之上,因为世界上没有比欢乐再好的东西了,它比幸福还要好。

  当我还很小的时候,有时候醒来早了,会透过壁龛的小洞窥视母亲的脸。她也醒了,但是她一个人的时候完全不是我们大家看到的样子:她显得古怪、阴沉,皱着眉头,非常痛苦地想着心事,时而忍不住唉声叹气。我看到这个样子,就会感到很害怕,惊慌失措,不由得把头扎到她的怀里。这时她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容光焕发,好像刚升起来的太阳。

  我就是在童年的这些印象基础上,根据那种叫作天才的心灵要素,建立自己的行为的。

  如果描写自己的内心世界,就意味着不仅要写欢乐,还要写痛苦,因为一个人是很难对自己满意的。但如果写别人的话,那么在我看来,这就意味着将自己的痛苦变为快乐。我的母亲很显然就是这样做的:她一个人的时候是一个样子,而当看到别人的时候,立刻变成一个快活的人。

  于是,像母亲一样,我自然而然地懂得了,一旦你摆脱了孤独的痛苦纠缠,那么你就会不仅因为别人,甚至为一根小小的树枝感到欣喜,你会在这些枝杈之间泄露的阳光中,在簌簌颤动的树叶上看到整个世界,就好像世界是一个充满光彩夺目的珍宝的巨大储藏室。

  那么,何必过多地为了行为的问题伤脑筋呢?一个艺术家的行为应当像创造了无私的财富的万物一样:这种行为就是从无可逃避的痛苦中寻找出路。

  像对母亲一样,我也曾透过壁龛上的小洞窥视我的故乡,看到了它的痛苦。而当我再也无法忍耐,拿起棍子,背起行囊的时候,我看到母亲在微笑,于是我的心胸变得异常开阔,获得了一种特殊的力量,能够对万物怀着爱与关注的心情,生命的欢乐也由此进入了我的生命。

  对我来说,没有比阳光之春更好的季节了,因为这时候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还在前面。您走在那阳光中,会看到森林的边缘长出了新的小白桦,它们在云杉中间晒着暖洋洋的阳光,旁边是一片干燥的草茎。您沿着林边向前走,对所有这些小事都毫不留意。雪地在阳光下发出清新的气息,把您的思绪带向蓝天,飞向今年第一次出现的大朵的云彩。只有夏季才会经常看到这样的云。

  有一棵草茎,长长的,黄色的,顶着瘪瘪的穗状花序,竭力要引起您的注意。一股偶然吹过的穿堂风帮了它的忙,它又是摇摆,又是弯腰,于是您的思绪从天空回到它的身上,弯下腰,惊讶地端详着,研究着这棵带有穗状花序的黄色草茎。

  由此您会注意到,在它周围的雪地上有一些黑点,那是金丝雀在冬天里碰落的种子。您会在穗状花序上发现一颗幸存的种子,用纸把它包好,回家种在花盆里。很快,您眼看着长出了一棵新的绿色草茎,它是由于您对于平凡生命的关注才得以诞生的。没有人需要它,但它却使您快乐。

  您就这样走啊走的,充满欢乐与关心,不时地发现一棵草、一只鸟、一截树枝、一个小动物,在这辽阔无垠的大地上越走越远。

四三安卓网 www.4p3.cn 版权所有 晋ICP备18009649号-1

本网站内容由互联网收集整理,目的在于研究学习传递之用 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gg.e@163.com